楼顶花园景观设计欣赏打坐是增加心灵力量的最好办法UC头条:“逍遥”与“无待”: 从道家到道教的审美时空

超世的道德家是败坏道德的罪魁祸首

史記卷六十八  商君列傳第八
秦人的崛起
和氏第十三

学问家以及道德家高妙玄虚的治国方略,大多只是政治家借以体现其宽容姿态时候,能够听得进去的机智的言说吧。学问家、道德家与政治家的行事原则是完全不一样的,其间并无正误之分,也无善恶之别。孔夫子自然可以周游列国传播他的“克已复礼”的思想,至于诸侯的王们,也自然可以运行合乎人性内在规律的政治权谋。孔子一生惊惶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他那一套所谓的可以作万世师表的学说,在当时也只是诸侯的王们心情宽松时候还能听得下去的有趣言谈,至于后世的王啊皇们将之当成统治百姓的道德规条,也并非是因为孔子当时真就觉得这东西管用,而是后世的王啊皇们觉得这东西可以用来更加有效地将天下苍生变成奴才顺民罢了。

墨子讲非攻,力主和平,是好的;孙子的讲战略战术,主张战争讲究权变,也是好的。儒家宣传性善是好的,而杨朱的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的心思,也符合人性里面自私自利的心理定势。至于法家讲严刑酷法来管制暴民,以达到国家的繁荣昌盛,虽然手段歹毒了些,但总比那些整天夸夸其谈道义的人,将国家弄得一塌糊涂民不聊生,更具有实际意义些吧。老子说无为,主张“治大国若烹小鲜”,道理好讲,可操作起来真是比登天还难的,我们数一数吧,从古至今,确实还没哪个道貌岸然的君主真能“治大国若烹小鲜”呢,弄过头了,也只是装模作样地“无为”着,背地里尽干些丧尽天良的勾当,这种王啊皇的,在中国的历史上是太多了。

阴谋家喜欢搬弄人类的机巧善变,啥子信义啊,是根本不需要讲究的,如若这个所谓的信义在战场上滥用了,就会落得个身败名裂的悲惨下场。政治的、军事的乃至商业的对抗,是于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之间的权谋与实力的较量,其中的生死成败是实实在在的,哪里容得下这些迂腐的道德家式的王啊皇们装模作样地讲究信用。人性恶的一面,真还是随时随地的给这个世界增添了一些自私自利的明争暗斗。

孟子对齐宣王讲说仁政,运用雄辩的论说技巧宣传王道,好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论说得也真是绝妙,绝妙成了千古绝唱。当时的齐宣王听得也很入神,孟子也讲述得很入情入理,一递一答间所呈现出来的仁政与王道的美好蓝图,还能够令我们当今的读书人羡慕得不得了呢。可是,孟子的说教,齐宣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大约是看到他老先生老大一把年经的份上,故意作出一副喜好仁政力行王道的姿态,但齐宣王还是照样的实行自己的霸道。孟子也真是天真之极,齐宣王不霸道,会有齐国将来更大程度的影响天下么。所以,夸夸其谈的理论,往往是经不起现实事件的考验的,这些理论也只能供给后世的穷酸书生来顶礼膜拜着。

顺应人性里的善恶二元矛盾组合规律,这个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支点,才是实实在在的有力量。孟子所说的“君子远庖厨”,培养一种善心爱心是很有必要的,但有些小女人一看到鸡啊鸭啊鱼啊的被宰杀,就长叹残忍啊可怜啊之类的露出不忍心表情来,可是这些被宰杀的生命一经制作成美食了,这些小女人会大声赞道好吃真的好吃,并不见她们不忍心吃下这些美味。这生命系统里,操持杀生的屠夫的存在,是因为有不操持杀生的食客的喜欢美食,就跟有了嫖客才会有妓女是一回事。凡是诅咒屠夫、妓女的人士,绝非真正干净善良,因为这些喜欢表白自己是善良干净的人,在生活中的心行往往是非常不善良干净的。  道德家总是喜欢披着一张假仁假义的画皮,总是喜欢语重心长地到处说教,更喜欢天下的愚夫愚妇来对之歌功颂德顶礼膜拜,空言忍受一切苦,实际上是漠视了天下受苦受难的众生的悲惨境遇,这也助长了历代暴君独裁者更大胆地盘剥百姓的骨髓。道德家在很多时候,是充当着阴谋家与暴君独裁者的帮凶。  当道德家满天飞的时候,或者当道德家空洞乏味的说教被王啊皇们当成天下的百姓必须信奉的教条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不会是正常的。也只有当人类的良知变成了一种习惯而非只是一种口头上的说教或政治家的作秀,人类的长治久安才会变成可能。  鬼谷子,这个不出世的阴谋家真阴谋到家了,不以出世而让自己的得意门生出去实践自己的纵横窍诀,自个儿呢,则在暗中偷着乐呢,颇有神秘兮兮的端坐莲台的好感觉。孙膑是好样的,宠涓也是好样的,一正一反,一胜一负,倒是能够印证鬼谷子的大智慧来。  老子的不食人间烟火,被奉为天界至尊神仙,也是因为他很潇洒的出关西行之举了,至于他老先生当时为什么要出关西行,我们真是无法准确得出个结论的。是因为他的学说得不到天下蠢笨野蛮的百姓的理解认同,因失望之极就出关西行了,还是他老先生确实修成神仙已经彻底看破红尘了而要出关西行,这些传说究竟是真是假,更是没法弄得清楚的。总之,在他身上披上许许多多神秘的面纱,是很能满足人类的幻想欲的。  鬼谷子号称鬼谷子,他的身世以及形像肯定是带有几分神秘兮兮的鬼气吧,而老子呢,肯定是满身都有仙气道气的了。至于后来的刘邦的出生被说成是他老娘跟灵蛇交媾的伟大成果,还有后人传说孔子出生时候的种种吉祥的征兆,诸如满室香气啊,空中传来美妙仙乐啊,还有什么满天空神仙的护卫啊,都是在证明这些历史上伟大人物的来历非同小可哟。这些跟鬼谷子的鬼气是一回事,只是增加其神秘色彩,以印证他们天生的神圣高贵。装神弄鬼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更有效地愚弄老百姓,从而放心大胆地独自享用全天下的财富。

2014年4月24日根据旧稿重发
责任编辑:楼顶花园景观设计欣赏